據世衞組織發言人3月16日稱,新冠病毒溯源國際專家組或將在下週發佈赴華研究報告。儘管這次中國-世衞組織聯合溯源研究的主要結論、發現和建議已於2月9日在武漢舉行的一場聯合發佈會上對外宣佈,但下一步具體溯源方向、計劃等細節尚有待於在完整版研究報告中進一步明確。在此背景下,中國-世衞組織聯合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17日接受《環球時報》專訪,迴應為何聯合研究報告遲遲未能發佈、中外方專家是否發生衝突爭執、原始重要數據獲取和“實驗室泄露”假説是否已被徹底排除等多個敏感問題。

梁萬年表示,儘管在聯合溯源研究過程中,中外專家有時會對一些問題產生爭論,但都是對科學問題的正常探討,雙方高度認可彼此的專業和科學精神,此次聯合溯源中國部分的研究結果是中外專家們的共識。他同時迴應稱,完整版研究報告涉及內容較多,起草需要一定時間,而國際上部分政客媒體對溯源工作的政治化也干擾到國際抗疫合作。而對於“實驗室泄露”假説,他則再次重申,“(該假説)極不可能”“未來不會就此開展溯源工作”是中國-世衞聯合專家組的共識。

研究報告為何遲遲未能發佈?力求內容完整、嚴謹和科學,需要一定時間

環球時報:1月14日至2月10日,世衞組織和中國在武漢共同開展了聯合溯源研究。您作為中方專家組組長,對這次聯合溯源工作總體感受如何?是否達到了預期目標?

梁萬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近百年來人類遭遇的影響範圍最廣的全球性大流行病。截至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是未解之謎,找到該問題答案的目的是預防未來大流行病的發生。世界衞生大會決議明確指出,溯源的目的是預防動物和人類被該病毒再次感染,避免形成新的人畜共患的宿主,以及降低人畜共患疾病出現和傳播的更大的風險。

這次聯合溯源,作為中方專家組組長,我有4個感受,一是雙方專家都很好地堅守了科學的原則、開放的精神,在科學上都沒有預設立場;二是雙方專家相互信任、密切合作、開誠佈公地充分交流,協同推進全球溯源中國部分工作;三是這次溯源工作的日程安排很滿,實地參訪馬不停蹄,各位專家都很辛苦,可以説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在工作。四是此次聯合溯源中國部分的研究結果是中外專家們的共識。

疫情的溯源,從來都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需要科學家們共同長期努力。我們很難寄希望於通過中國—世衞組織雙方30個左右的科學家用一個月的時間給出所有問題的明確答案。對新冠病毒從哪裏來、以什麼樣的途徑感染到人、如何傳播到武漢,這些問題還需要科學家繼續深入研究。應該説通過聯合專家組的共同努力,雙方此次形成了一些重要的共識,為全球溯源工作開了一個好頭,具體來講,一是武漢疫情首例確診患者的發病時間確定為12月8日,疾病監測、早期病例搜索等工作沒有發現更早的新冠肺炎病例;二是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的發生、發展過程中發揮了一定作用,在疫情的發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三是病毒是自然起源,從自然宿主到中間宿主進而感染到人的經典途徑仍具有最大可能性;四是冷鏈傳播這一新型傳播方式在疫情起源和傳播過程中發揮着重要的作用;五是疫情因實驗室泄漏而發生的可能性是極端不可能的。

環球時報:目前距中國—世衞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結束在華聯合研究已近一個月,世衞組織多次表示很快將發佈聯合研究報告,但卻遲遲未能發佈。這是因為中國專家和國際專家對報告分歧較大還是有其他原因?

梁萬年:在此次溯源聯合研究中,聯合專家組根據溯源工作的需要,組建了流行病學、動物與環境、分子溯源三個小組。中外方專家在近一個月的實地參訪、以及共同梳理討論和分析的基礎上,就聯合研究報告的主要發現、結果和下步工作建議達成了一致,進而在2月9日舉行的聯合發佈會上作了介紹。主要的研究結果在聯合發佈會上都已做了充分介紹,這些結論都是聯合專家組通過科學方式反覆討論形成的,反映了大家的共識,是客觀、科學和權威的。目前聯合專家組中外方專家正在共同起草研究報告完整版,因為它涉及的內容比較多,作為科學家我們要最大限度力求報告內容完整、嚴謹和科學,因此這一過程需要一定時間。

近來國際上一些政客和媒體出於一己私利,罔顧科學事實,執意將溯源這一科學問題政治化,對我們聯合專家組的科學結論和報告內容進行肆意曲解,這種行為既是對我們科學家工作的極不尊重,也極大妨礙了國際抗疫合作。國際社會尤其是科學界,應當共同維護科學精神,在尊重科學、尊重事實的基礎上開展溯源合作。

專家組曾發生衝突?原始數據無法獲取?假的!

環球時報:我們看到一些報道説,聯合專家組中外方成員工作中發生了較大爭執,甚至衝突。這是事實嗎?您能否介紹具體情況?中外雙方專家建立了怎樣的工作關係?

梁萬年:本次聯合專家組的專家來自全球10多個國家,有不同的背景和研究領域,但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我們都是科學家,都堅持科學原則和開放精神。即使有時我們會對一些問題看法不同,甚至產生爭論,但這都是對科學問題的正常探討,雙方也高度認可彼此的專業素質和科學精神。有些專家此前共同參加過一些國際會議,但並不熟悉,此次聯合研究使得他們更加深入地瞭解了對方,成為了很好的同事和朋友。在本次聯合研究之初,我們制定了“四個共同”原則,也就是共同制定計劃,共同實地考察,共同起草報告,共同對外發布。在這些原則指導下,雙方專家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共同完成了此次聯合研究。至於有些人故意炒作所謂“衝突”,我的外方同事已經明確説了,這完全不是他們的真實感受。

環球時報:我們注意到,美國等一些國家説聯合專家組在聯合研究過程中受到諸多限制,無法獲取原始數據,也無法接觸想見的人。當時情況是這樣的嗎?

梁萬年:在聯合研究期間,我們專家組共同參訪了包括金銀潭醫院、華南海鮮市場、武漢病毒所在內的9家單位,並與醫務人員、實驗室人員、科研人員、市場管理人員及商户、社區工作者、康復患者、犧牲醫務人員家屬、普通老百姓等進行了座談,這些名單都是聯合專家組的國際專家提出的。年初我們國內疫情有一些反彈,各地防控壓力也比較大,但中國和武漢當地政府仍克服困難,盡力滿足了國際專家的要求。

關於數據問題,在去年7月我們同世衞專家共同制定工作任務書之後,中方專家就開始全面開展溯源相關數據收集工作。此次武漢的聯合研究工作之初,聯合專家組在工作任務書基礎上進一步明確,共同制定了工作方案,確定了有價值的數據種類和數據項。為完成艱鉅的科學合作交流任務,中方召集相關單位和數百名科學家盡全力進行數據收集、整理和初步分析。

針對特別需要關注的原始數據,中方向世衞專家組逐條展示,比如早期病例數據庫情況和現場使用的流調錶等,中外專家充分討論了數據分析思路和階段性結果,進一步補充調整數據分析框架,重新分析數據,並重新產出了分析結果。關於一些病例原始數據,由於涉及病人隱私,根據中國的法律,我們無法讓國際專家拷貝帶出境,國際專家對此也是充分理解的。

實驗室假説仍未被排除?專家組一致認為,未來不就實驗室假説開展溯源工作

環球時報:在2月9日聯合專家組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專家們表示實驗室病毒泄露“極不可能”。但世衞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卻表示所有假設都仍是開放的,需要進一步研究分析。也就是説,實驗室假説並未被排除。您對此怎麼看?

梁萬年:病毒的起源,存在多種可能性。在此次聯合溯源研究中,我們聯合專家組走訪了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武漢病毒研究所等機構,參觀了各類生物安全實驗室,與相關機構的專家進行了深入、坦誠的科學交流。經過在中國的實地走訪和深入瞭解,專家組一致認為,關於實驗室事件引發病毒這種假説是極為不可能的,所以在未來溯源相關工作中,不會就這方面開展工作,除非有新的證據證明這種情況有可能出現,可能會再次提出。

此次聯合溯源是獨立的科學研究,其結論代表的是聯合專家組的共同研究成果。我們希望各方都能秉持科學態度,把病毒溯源這項專業工作交給專家去辦,讓科學家們去完成。(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 記者白雲怡 陳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