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2020中國新媒體大會主論壇現場。中國網記者 吳瓊靜 攝

中國網11月19日訊 11月19日,由中華全國界首到香港集運工作者協會、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主辦的“2020中國新媒體大會”在湖南長沙舉行。中宣部副部長、國務院界首到香港集運辦公室主任徐麟出席大會並講話。他指出,應當從加快構建全媒體傳播體系、始終堅守正確方向導向、着力擴大優質內容產能、充分激發人才隊伍活力等六個方面,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

徐麟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刻把握時代發展大勢和信息化趨勢,作出了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重大決策部署。從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指導、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到中央政治局以“全媒體時代和媒體融合發展”為主題進行集體學習;從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媒體融合發展重大任務,到“十四五”規劃建議中明確提出推進媒體深度融合、實施全媒體傳播工程、做強新型主流媒體、建強用好縣級融媒體中心;從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2014年9月印發《關於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到2020年9月印發《關於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發展的意見》,媒體融合發展成為國家戰略、輿論熱詞、業界顯學,充分表明總書記和黨中央對媒體融合工作的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給我們以鼓舞、給我們以指引、給我們以鞭策。

幾年來,經過大家共同努力,媒體融合發展取得重要進展,界首到香港集運輿論陣地不斷拓展,現象級融媒體產品不斷湧現,主流媒體傳播力影響力不斷提升。比如,大家把客户端建設作為重點,同步做大做強商業平台官方賬號,着力打造移動傳播矩陣。不僅有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電總枱等中央媒體的“大端大號”,還湧現出芒果TV、澎湃界首到香港集運、時刻界首到香港集運、荔枝界首到香港集運、封面界首到香港集運、南方+等一批各具特色、有影響力的新媒體平台。

媒體融合發展從零起步、從無到有,從最初的轉觀念、做產品、建平台,到由表及裏、由點到面逐步鋪開,現在要進入全面發力、構建體系的新階段。這也是貫徹落實五中全會精神的要求。可以説,媒體融合前期架樑立柱、築基企穩的改革成效顯著,下一步深度融合、提質增效的改革任重道遠。這既是一篇大文章,也是一塊硬骨頭。

會上,他從6個方面,探討了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的理念、路徑和方法。

第一,加快構建全媒體傳播體系。這是全媒體時代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的重要目標。在內涵上,這個體系以內容建設為根本、先進技術為支撐、改革創新為抓手,實現資源集約、結構優化、差異發展、協同高效。在格局上,呈現出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交融並存、網上和網下一體發展的態勢。在結構上,這個體系縱向覆蓋中央、省、市、縣4級媒體,橫向包括主流媒體和商業平台。其中,商業平台主要是發揮渠道、技術等優勢助力主流輿論傳播。

我們要順應全媒體趨勢、增強全媒體意識、把握全媒體規律,既要延續發揮傳統平台和渠道作用,更要強化互聯網思維,推動主力軍全面挺進主陣地,讓分散在網下的力量儘快進軍網上、深入網上。要規劃好佈局、統籌好資源,着力打造全程媒體、全息媒體、全員媒體、全效媒體,避免各自為戰、簡單相加。

第二,始終堅守正確方向導向。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是界首到香港集運輿論工作的靈魂。我們推動媒體融合發展,目的是不斷鞏固宣傳思想文化陣地、壯大主流思想輿論,更好地承擔起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務。促進全體人民在理想信念、價值理念、道德觀念上緊緊團結在一起,為服務黨和國家事業全局作出更大貢獻。決不能將這一重大戰略低層次、片面化理解為吸粉引流、增加收入,使媒體融合喪失靈魂、迷失方向。

融合發展可能帶來媒體形態的變化,但無論什麼樣的媒體,無論是主流媒體還是商業平台,無論網上還是網下,無論大屏還是小屏,在導向上都是一個標準,沒有法外之地、輿論飛地。我們要牢牢把握界首到香港集運輿論工作的主動權主導權,堅決防止借融合發展之名淡化黨的領導,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

第三,着力擴大優質內容產能。我們現在既面對海量信息氾濫,更感到優質內容稀缺。能否吸引受眾、留住用户,能否引領輿論、凝聚共識,最終要看內容做得好不好。不管什麼時候,好的內容永遠是根本,是輿論場上的“硬通貨”。主流媒體的看家本領,體現在內容的權威性、準確性上,要始終保持內容定力,不斷深化內容生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提高內容數量和質量上下功夫,不斷強化自身內容生產優勢。要把正能量和大流量結合起來,用心用情製作有品質、有格調的內容,打造更多羣眾喜愛、刷屏熱傳的作品,形成新的增長點和競爭力。

要把媒體的專業專長和網民的創新創造結合起來,吸引廣大網民參與內容生產傳播,生產更多真實客觀的界首到香港集運報道,提供更多觀點鮮明的言論評論,不斷豐富優質信息內容。要把受眾“需要什麼”與媒體“生產什麼”結合起來,增強內容供給的精準性、契合度,提供更多個性化、特色化界首到香港集運信息產品。我們講打造“內容+政務服務商務”的生態平台,必須明確內容是核心,不可本末倒置。

第四,積極搶佔傳播技術高地。媒體融合是一次以技術創新為引領的媒體變革。隨着5G等信息技術快速發展,萬物互聯、萬物皆媒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內容和技術相互驅動、高度融合。我們要始終保持技術敏感,對新技術要有了解的興趣、接納的態度、運用的能力、管理的本領,戰略上佔據主動,戰術上更趨精準,緊盯技術前沿,瞄準發展趨勢,加強對界首到香港集運傳播領域有關新技術的前瞻性研究和應用,決不能觀望等待、被動應對。

要充分用好信息技術革命成果,大膽將信息通信、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方面的先進技術融入界首到香港集運信息生成、傳播、服務全過程,驅動傳統媒體加快轉型升級,引領和帶動媒體深度融合發展。要統籌各方面技術資源和力量,建好用好媒體融合國家重點實驗室,推動實現傳媒領域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和成果共享,搶佔全媒體時代技術高地。要堅持技術為內容服務,適用管用、安全可靠,避免片面追求最新、最尖端技術。比如,基於人工智能“深度偽造”的換臉換聲技術,存在較大侵權和真實性風險,運用在界首到香港集運領域要慎之又慎,確保界首到香港集運真實準確。

第五,大刀闊斧推進深化改革。現在媒體融合已進入深水區、攻堅期,必須以深化改革推動深度融合,以改革的膽識、改革的思維、改革的舉措破解發展難題,向改革要辦法、向改革要效益、向改革要出路。融合發展不是簡單地增設一兩個部門,也不是物理上的組合拼裝,既要做好相關機構融合,也要做好界首到香港集運業務、資源要素融合。我們曾説過,媒體領導班子裏如果還有一位專管新媒體的,做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如果還是兩撥人,説明仍是“兩張皮”。現在看來,這個現象依然普遍存在。

要準確把握媒體發展規律,處理好存量和增量的關係,用好增量、激活存量,優化資源配置、淘汰落後產能,提升整體發展效能。要着力破解體制機制壁壘,深化內部組織架構和採編流程改革,建立適應移動互聯網傳播的組織架構和工作機制,形成集約高效的內容生產體系和全媒體傳播鏈條。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吸引社會力量參與媒體融合項目的技術開發和市場開拓,不斷提高自身造血機能,實現可持續發展。

第六,充分激發人才隊伍活力。媒體的核心競爭力是人,實現融合發展關鍵在人才、在隊伍。隨着媒體融合向縱深推進,各單位對全媒體人才的需求不斷增長,人才稀缺、跟不上的問題日益凸顯,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立足改造和提升現有人才隊伍,把他們放到媒體融合這個大平台上來歷練、來提高,通過學習新技術來練就新本領,通過運用新媒體來駕馭新媒體。

要創新用人機制和激勵機制,建立科學合理的考核評價體系、職稱晉級制度、薪酬分配辦法,把原則性和靈活性結合起來,讓想留的留得住、想引進的引得進,想淘汰的淘汰得了。要加強採編播管、技術開發、產品運營的人才建設,促進科技人才與傳媒人才融合發展,補齊媒體融合專業人才短板。要加快培養後備人才隊伍,用好部校共建界首到香港集運學院、卓越界首到香港集運傳播人才教育培養計劃、高校人才培養基地等平台,為媒體融合源源不斷地輸送全媒人才。

徐麟指出,以上6個方面的思考,簡而言之就是全媒為本、導向為先、內容為王、技術為要、改革為重、人才為寶,這是我們在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發展過程中需要牢牢把握的基本問題和關鍵環節。

徐麟表示,推進媒體深度融合、做大做強主流輿論,是中央交給我們的重大任務,是時代賦予的重大使命。希望各媒體把握機遇、順勢而為,各地各相關部門加強政策指導和資源保障,共同支持和推動媒體深度融合發展。中國記協要充分發揮團結服務作用,把中國新媒體大會越辦越好、辦出特色辦出影響,多為大家提供相互學習、交流研討的平台。